网站首页
背景图
【苏庆义】中美贸易战的走势和影响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0-05-13 16:50:36 文字:

  中美经贸关系变得愈加紧张严峻,而这种紧张的程度,我们之前是无法想象的。中美贸易战早就打响,现在双方的征税清单落地只不过意味着双方不再只是放空枪,已经开始冲锋,颇有愈演愈烈之势,举世关注。

  无论是用中美贸易摩擦、中美贸易冲突,还是中美贸易战,来定义当前的中美经贸关系,都表达了同一个意思:中美经贸关系变得很紧张、很严峻。而这种紧张的程度,我们之前是无法想象的。因此,无论学者们是否同意使用中美贸易战这个词汇,还是官方是否愿意使用中美贸易战,用中美贸易战来描述当前严峻的中美经贸关系,将极大降低大家的理解障碍从而降低相互交流的成本。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份,美国对华301调查报告公布,并宣布将基于此推出针对中国的限制措施时,笔者就撰文指出,在此背景下,再讨论中美是否会爆发贸易战意义不大,因为中美贸易战已经打响,需要讨论的是未来中美贸易战的强度。现在看来,笔者仍然坚持原来的判断,中美贸易战早就打响。现在双方的征税清单落地只不过意味着双方不再只是放空枪,已经开始冲锋。中美贸易战打到现在这个地步,颇有愈演愈烈之势,举世关注。大家最关注的话题,依然离不开两个:中美贸易战将走向何方?其影响如何?

  判断中美贸易战的未来走势是最受关注的话题,对其预测也充满风险。但笔者愿意尝试做一个分析,多着墨于此问题。关于该问题,无外乎两个子问题:将持续多久?烈度会有多大?

  中美贸易战的起因很明确,美国挑起、中国反制,源于美国对华经贸政策开始变得强硬,而非中国调整对美经贸政策。美国挑起贸易战源于自身的诉求得不到满足,试图用强硬的手段施压中国。对于美国的诉求,其实绝大多数都是美国一直拥有的诉求,只不过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要价更高、耐心更少。因此,分析中美贸易战的持续期就是分析美国对华经贸强硬将持续多久,接下来就需要找到美国对华经贸强硬的原因。如果影响美国对华经贸强硬的因素不变,则中美贸易战将持续;如果因素发生变化或不确定,则中美贸易战难以持续。

  笔者认为,美国三大政策调整叠加导致特朗普政府对华经贸政策强硬姿态。目前在分析特朗普政府对华经贸政策强硬的原因时,通常强调某一方面,即美国贸易政策或对华政策的调整。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对华经贸政策强硬并非单纯地源于其调整贸易政策,抑或调整对华政策,而是其贸易政策、对华政策、经济政策等三大政策同时调整的结果。

  美国贸易政策调整:由小布什总统时期的推进多边贸易自由化到奥巴马总统时期的区域贸易自由化再到如今的迫使对方实行贸易自由化。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从原来的重视贸易带来的绝对收益到现在的重视相对收益,越来越看到贸易带来的不利之处。特朗普政府考虑的是相对福利,即美国福利提升和外国福利提升的相对值。比如,特朗普认为中国入世后获得巨大收益,美国的收益却没那么大,从而获得相对损失。这种转变导致特朗普政府对推进贸易自由化的兴趣下降,注重迫使对方实行贸易自由化换取自身相对福利的提升。这体现在其“自由、公平、对等”的贸易理念中。

  美国对华政策调整:越来越倾向于限制中国。奥巴马政府时期,开始实施“重返亚太”战略,政治、军事、经济等各层面精力均向亚太地区倾斜。其“重返亚太”的主要目标就是针对中国。在贸易领域,其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高标准性质明显具有客观上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意图。奥巴马执政第二任期,美国各界对华态度也逐渐达成一致,即越来越倾向于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并限制中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对华政策越来越明晰。在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将中国和俄罗斯并列作为其竞争对手。

  美国经济政策调整:将削减贸易逆差重新作为重要施策目标。美国在里根政府时期,曾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重要的施策目标,日本作为当时对美贸易差额的主力国,成为其针对的对象,并成功迫使日本降低贸易差额。小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并没有将此作为重要施策目标。特朗普上台后,重新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重要的施策目标。其经济领域的减税、基础设施建设、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贸易保护等均为了削减贸易逆差。特朗普还明确希望中国短期内能削减1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并于2020年前削减2000亿美元贸易差额。

  美国的贸易政策、对华政策、经济政策三大政策的同时调整导致其对中国强硬的经贸政策,仅仅调整任何两种政策都不会出现对华强硬经贸政策。比如,奥巴马政府时期仅仅调整贸易政策和对华政策,美国并没有在对华经贸政策上表现出强硬姿态,而是利用TPP和跨大西洋贸易投资协定(TTIP)等对中国进行战略上的限制。与此同时,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还在继续。如果美国仅仅调整对华政策和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重要经济政策目标,则特朗普政府不会退出TPP、重谈NAFTA等,也不会对其盟友征收关税,而且对中国的要价不会那么多、那么高,自然对中国经贸政策也不会如此强硬。如果美国仅仅调整贸易政策和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重要经济政策目标,则美国的策略应该是和中国进行谈判,限制中国对美国具有出口优势的产品,而非拿知识产权、中国制造2025等作为借口。

  特朗普总统任期内不会改变其三大政策,因此只要特朗普还是美国总统,其对华经贸政策强硬就不会改变,中美就不太可能通过谈判完全化解贸易战,中美贸易战就会持续,只不过烈度可能会有变化。那么,美国的三大政策在换个新总统是否会有所调整或改变呢?从贸易政策来看,特朗普上台后,放弃推进区域贸易协定,致力于通过双边谈判迫使对方让步,未必符合美国利益。不断推出得罪盟友的措施更是让特朗普政府成为众矢之的。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调整存在超调行为,未来新总统上台应该会矫正这一超调行为。从对华政策来看,这不会以总统更换为转移。未来美国会持续将限制中国作为对华政策基调,不会轻易改变。奥巴马政府时期逐步形成的对华政策会一直延续下去。从经济政策来看,美国为维护其自身美元国际货币地位需要输出美元,必然要维持贸易逆差。加之不同的总统经济政策也有较大的变动。特朗普政府之后的总统是否会将贸易逆差作为施政目标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从三大政策调整的角度来看,特朗普之后的新总统将不会像特朗普这样表现出对华经贸政策的强硬,中美贸易战将仅限于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内。

  那么,在特朗普就任总统的时期内,中美贸易战的烈度会如何演化呢?即烈度的演进是线性地不断上升、线性地不断下降,抑或是非线性地时好时坏呢?今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演进态势表明中美经贸关系是越来越紧张的。美国目前已将对中国加征关税的产品金额提升到2000亿美元。相信中国会有相应的反制措施。从特朗普政府的行事风格来看,2000亿美元落地的可能性依然很大,但是金额可能会下降。中国对美反制也就会相应落地。这意味着未来的短期内,中美贸易战还会升级。但此后的走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美国的中期选举是一个时间节点。中期选举后,如果特朗普政府调整施政重点,美国国内相关受损方对其施压较大,则中美之间存在通过谈判缓解中美贸易战的可能。即便缓解,未来中美之间贸易紧张关系也会不断,即特朗普总统时期,中美之间通过谈判一劳永逸地回到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的经贸关系也不太可能了。当然,即便中期选举后,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可能性也不小,结果是,美国又推出新的加征关税措施,中国继续反制。

  最终中美之间互相对彼此的进口加征关税的“名额”用完,即对所有的进口都加征了关税。中美贸易战如果再继续升级,只能是扩展到国际投资领域,升级为中美贸易投资战。双方在投资领域均施加对来自对方投资的限制,设置投资壁垒、提升投资成本。这种可能性并不小。而且,美国很擅长使用通过对中国企业投资加强审查进行限制的方法。美国正在推动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改革就是,为增强“国家安全”加大对外国收购公司的关注,并重点审查支持除全球的国家,以及中国和俄罗斯等“值得关心的国家”。

  但是,中美贸易战升级到金额领域的可能性很小,即中美之间不会爆发贸易、投资、金融领域的全面的经济战。双方都承受不起全面经济战带来的不利后果。特朗普再疯狂,也不至于在金融领域对中国施加限制。那样意味着中美之间将出现类似美俄的关系,美国将同时对俄罗斯和中国下手。这应该是美国力不从心的事情。

  总之,从中美贸易战的烈度来看,美国的中期选举是一个时间节点,中美贸易战升级或缓解的可能性均存在,并且存在扩展到投资领域的可能。但中美贸易战升级到金融领域的可能性很小,双方都承受不起全面经济战带来的恶果。

  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影响,首当其冲的是影响双方的贸易,对双边贸易的影响较大,但由于彼此贸易只占双方总贸易的一部分,对双方总贸易的影响将在可控范围内。其次受关注的影响是国内生产总值(GDP),以及相伴随的就业损失。国内外有不少基于经济学层面的模拟分析。总结起来看,只要双方将贸易战局限在加征关税的范畴,即便双方对彼此所有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对双方GDP的影响也都很有限。

  但上述影响都是基于经济学模型的分析,是易于分析的。中美贸易战的很多影响事实上很难量化分析。第一,由于不确定性带来的经济层面的影响。不确定性来自多方面,比如中美贸易战给双方金融市场带来负面影响,导致出现金融问题,从而引发较大范围经济的负面影响。又比如,中美贸易战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进而反作用于中美两国经济。第二,中美贸易战给双方认知带来的影响和改变。对于中国而言,官方层面通过此次贸易战意识到中国未来要面临更严峻的外部环境,调整对中美关系的认识,提升业务能力,更专业地应对美国的指责和制裁,意识到自主创新的重要性;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普及贸易知识,调整对美国的看法;对于企业而言,在和美国市场做贸易、投资时,会重新评估相应的风险。对于美国而言,会调整对中国的认识。第三,中美贸易战给双方关系带来影响。贸易领域的紧张关系必然也会影响到双方的政治关系。对双方而言,都会重新评估彼此的关系。

  对于中美贸易战,如果回溯历史,提到最多的是日美贸易摩擦史,另一个则是大萧条时期美国“以邻为壑”的加征关税行为。但事实上,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美国的贸易保护仅源自自身贸易政策调整,而不涉及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可借鉴性有限。从技术层面来讲,大萧条时期,美国就是单纯地降低自身的贸易开放度。其后的日美贸易摩擦则仅来自美国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政策目标,美国并未调整对日本的关系政策,也未调整自身整体的贸易政策,没有四面树敌。

  日美贸易摩擦和今日的中美贸易战有明显的不同之处。第一,日美关系和中美关系不同。日美存在同盟关系,美国并未将日本作为竞争对手,只是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虑限制日本对美国的出口。当前的中美关系则明显更为复杂。第二,日本并未做明显的反制。当时的日本主要考虑到日美关系,并未进行坚决反制,主要是尽量满足美方要价,对自身行为做出约束和改变。中国则进行了坚决的反制。第三,当时日本的发展水平明显高于当前的中国。日美贸易摩擦起源于日本许多高端产品对美国市场和企业的冲击,是日本的优势产业太强。但今日的贸易战,并非由于中国高端产品对美国市场的冲击,相反,是由于中国要发展自身并不具有优势的高端产品。

  因此,日美贸易摩擦的可借鉴性主要体现在技术层面,即美国当时对日本出台了哪些限制措施,对日本的影响如何。除此之外,也很难找到日美贸易摩擦的借鉴作用。由此,此次中美贸易战将考验中国崛起过程中应对外部挑战的能力,历史能告诉我们的有限,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应对。

  总结起来,中美贸易战很可能是特朗普时代独有的符号,当新总统上任,尽管中美经贸关系也不会顺利,但不会像特朗普时代这么紧张。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能模拟出来的结果都说明对双方影响不大,但是真正的无法模拟的影响则很多。如果我们想通过历史来透视此次中美贸易战,会发现,日美贸易摩擦可借鉴的很有限。中美贸易战,考验中国的应对能力。

  【张明 陈骁 薛威】 美国贸易战历史回顾:多次挑起事端,擅长多维打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
  • 英媒:美国企业界对中美买卖战跳级感觉急躁
  • 英学者:中美贸易战实际是战略之争
  • 交往战叙判最新动态:中美叙判再启 第五轮商议何时开展
  • 美国向华首倡新一轮业务谈判 中美贸易战边打边讲编制未变
  • 中美交易战再跳级 美豆“黯然神伤”而国内豆粕行情欲复兴飞
  • 中美买卖战新闻辟谣:这两则伴侣圈资讯都是假的!
  • 美国坐不住了喊话中原 美元指数走势惊现大逆转!
  • 中美营业战音讯:特朗普此后相潜藏机密!营业战配景下黄金价格反弹或仅是“空费时日
  • 中美业务战新音尘:会叙磋商在本月下旬开启
  • 中美交易战传出大消休 美元本周收官逆袭!
  • 背景图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09-2018 http://www.dhw518.com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
    友情链接: